43樂季

顯示月曆
音樂會一覽

余其偉的音樂世界

從藝、從教 45 周年

日期/時間
11/4/2020 (六) 晚上 8:00
地點
沙田大會堂演奏廳
票價
$170, $220, $280, $350
指揮
閻惠昌
演出
高胡、二弦:余其偉
高胡、椰胡:張重雪、黃國田
高胡:余樂夫、張悅如、麥嘉然
二胡:余少華
揚琴:潘偉文
琵琶:何耿明

四月,春暖花開,正是賞「弦」好時節!


粵樂大師余其偉,45 年來深耕厚植,傳道授業,桃李滿門。這次大師將聯同一班粵樂菁英,奏響香港人耳熟能詳的廣東旋律,百花集萃,雅韻流芳!

演出曲目
得勝令 古曲 黃錦培改編 李助炘配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高胡協奏曲 紫荊花 顧冠仁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高胡:張悅如
 
揚琴與樂隊 清風明月 房曉敏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揚琴:潘偉文
 
高胡與樂隊 踏雨心晴 余樂夫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環保高胡:麥嘉然
 
小組演奏
雨打芭蕉 古曲
娛樂昇平 丘鶴儔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高胡/二弦:余其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二胡:余少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椰胡:黃國田
琵琶:何耿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揚琴:潘偉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笛子:陳子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喉管:馬瑋謙
 
高胡與樂隊 秋江水雲 余樂夫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高胡:余樂夫
 
胡琴重奏 春郊試馬 陳德鉅曲 余樂夫編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椰胡與箏 禪院鐘聲 崔蔚林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椰胡:張重雪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箏:楊燦如
 
高胡與樂隊 平湖秋月 呂文成曲 李燦祥編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高胡:余其偉
 
高胡齊奏 
花市迎春 劉天一曲 李助炘配器 余其偉訂弓指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旱天雷 古曲 嚴老烈改編 李助炘配器 余其偉訂弓指法       
高胡:余其偉、余樂夫、張重雪、張悅如、黃國田、麥嘉然
為音樂增值

余其偉的高胡藝術

周凡夫


這場音樂會的主角既是余其偉,亦是他手中的高胡,但更應是余其偉 45 年來在高胡音樂的藝術追求與承傳上,與出席今場音樂會的聽眾分享的成果。


胡琴樂器是中國民族樂器的大家族,在可考的過千年發展歷史中,於不同年代和地域,按著不同需要,及結合不同地方文化特性,衍生出北方的京胡、京二胡、板胡,蒙古的四胡,河南的墜胡、四弦,南方的椰胡、高胡等不同胡琴⋯⋯高胡之名自然是因為其琴筒比二胡小,定弦較二胡高四度,且音色較二胡清洌高亢,在民族樂團中,更是胡琴家族中的高音樂器,為此,高胡樂曲亦多是歡樂明麗的音樂。


高胡歷史僅約百年


高胡的出現,可考的歷史僅約百年,那是自 1920 年代以來,司徒夢巖與呂文成師徒創製面世以來的事,及後歷經劉天一(1910—1990)、甘尚時等(1931—)高胡名家研發,到余其偉的繼續精進,高胡音樂的藝術表現與特性已有一定的變化。


高胡的創製,早年主要在於取代二弦地位,成為廣東音樂及粵劇的主要樂器,因而具有鮮明的嶺南文化特色,帶有廣東地方色彩韻味,這既是特色所在,亦是局限所在;似乎高胡便只是廣東音樂和粵劇的樂器,在藝術上的表現力亦難與二胡及其他民族樂器相比。


但在更多胡琴演奏家的投入研發下,為高胡創作的新曲層出不窮,加上演奏技法及樂器的改進,現今高胡音樂在藝術的表現上已有更大的擴展。在這場音樂會中安排的十多首樂曲中,既有傳統改編的,亦有原創的;既有獨奏、小組演奏,亦有和大樂隊聯手演出的協奏曲等大型體制的作品,在余其偉及其高足的演奏下,更可見出已形成了余其偉獨特的高胡藝術特色。


渾然忘我哲理境界


余其偉的高胡音樂,一方面將廣東音樂中靈巧生動、活潑生氣的特色保持,而在音色上則增添上抒情華麗的動人色調,成為一種「時代性」的格調;另一方面則從中國傳統音樂崇尚神韻及風骨的追求,藉著不同作品,將高胡音樂帶入富於詩意及幻想的意境中;由此進而更將高胡音樂提升進入帶有哲理思維,沉厚的致遠境界。


可以說,在余其偉弓弦的拉奏下,夾於大腿間的高胡琴筒奏出來的樂音,表現力和表現效果得以大大擴展,已不再局限是姓「粵」的了。即使是廣東人耳熟能詳的廣東音樂旋律,在余其偉的高胡演奏出來的廣東韻味沒變,但欣賞時亦當不難從中感受得到這種韻味被提升了,很自然地能讓欣賞者進入一種渾然忘我的哲理性境界中,這可是以往高胡不易達到的事,故當可視此為余其偉數十年來在高胡藝術追求上所取得的成果。